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国英的博客

解放农民的故事没有讲完

 
 
 

日志

 
 
关于我

党国英:1957年6月出生。陕西子长人,研究员。高中毕业后到当地农村插队,恢复高考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获哲学士学位,兰州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思想朦胧与语言混乱  

2012-05-07 18:0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表达靠语言,语言由概念串联组成。在普通生活 中,人们用不精确的语言交流,尚不至于犯大毛病。例如,说中国足球队大败(或大胜)曼彻斯特足球队,中国人都知道是一个意思。但稍微离开普通生活,进到稍 微抽象的层次,不精确的语言就容易让人们犯糊涂。有时在政策用语中,也有似是而非的情形。例如近期关于“农民工”用语的争论,便反映了我们遇到的语言混乱 的困扰。“文化大革命”时期有正式的“农民工”用语,和现在的意义完全不同。

因工作关系,笔者每年会参加各种论坛,每每体会到深层次交流的困难,除非是很小范围的专业讨论。有朋友说,论坛不过是一种宣传平台,大家聚在一起现 场交流看法,深入讨论可能是会后一对一的事情。我理解,这也是出于无奈的看法。如有官员参加论坛,提出一些概念清晰、判断准确的意见,对公共决策就有积极 意义。如果官员们和学者坐在一起,云里雾里地讨论问题,还不如不讨论的好。

举例来说,大家来讨论城乡关系,可是往往对城市和乡村没有清晰的界定,对农民没有清晰的界定,怎么能说清楚城市化和乡村发展问题?某发达地方的农业 GDP占总量的比重还不到2%,并且也取消了农业户口与城市居民户口的区别,但却常说农民的比重是40%左右,原来他们界定农民的办法是看居民是不是从 “集体经济”中得到红利,而“集体经济”和农业基本没有关系!不用说,这种情形会给决策带来多大的麻烦。当人们谈乡村稳定问题时,所涉及的对象常常不是真 正的农民,而是已经脱离农业的城市拓展区的居民。围绕这些居民所发生的利益纠葛,与农业关系不大。

再比如,“壮大集体经济”是多年来的一个政策用语,但我们对集体经济的含义往往并不清楚。人民公社时代的集体经济是一种“共同共有”产权,其成员的 身份特点是不能退出产权系统,大家一起享有难以分割的共同财产。在技术上讲,只有那些的确难以分割的财产并符合“公共品”特点的物品,才适合成为“共同共 有”产权结构的对象物,例如区域的道路、桥梁、教堂(庙产)以及其他难以分割的财产,都不能因社区成员的进出而分割变现。显然,对于一个小型社区,壮大这 种资产不会是无限的。对于经营性资产,可以分割、兼并,为了资产责任心,就不必组成“共同共有”产权组织,只需建立合作社就可解决问题。所以,准确地说, 政策上应该讲“壮大农民专业合作社”。

在民主政治领域,我们也有大量的语言混乱。有人把村务公开透明、推进基层廉政建设也称作民主政治建设,这其实也是张冠李戴的说法。财务记录清朗,社 区领袖两袖清风,自古以来在基层社会就容易做到。大体上只要产权清晰,这个局面就可以形成。古代社会基层社区的公共事务简单,社区领袖多是兼职承担公务, 做到廉政并不难。很多历史资料可以证明这一点。民主政治是公共领域依靠竞争关系建立起来的少数服从多数的公共选择制度,这种制度除了欧洲历史上的某些城邦 社会外,古代社会一般是不存在的。

虽然思想的清晰度由专业人员到大众有一个递减过程,但专业人士也不敢说自己对问题的讨论一定能抓住要害。以宪政改革讨论为例,论者常常忽视更基础的 东西,而喜欢集中讨论公共领域的分权问题。宪政改革的前提是建立一整套尊重个人财产权的制度,为此要守住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的合理边界。划分这个边界固然 很复杂,但并不是无章可循。在私人权利保护方面,不能把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用于私人财产权的处分。例如农民的土地承包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决不能通过投票让多 数人支配少数人的权利。在有的地方,少数人不同意征地,多数人用暴力强迫少数人就范,就是滥用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的一个恶果。民主原则用错了地方,就会变成 一个坏东西。在一些地方发生冲突,大抵与此有关。

国家事务讨论中的用语混乱所引起的一个消极后果,便是妨碍我们对社会的准确观察。曾经做过苏联克格勃领导和苏共总书记的安德罗波夫在1983年说 “我们并不太了解自己生活的社会”(阿里克谢·费内科,社会科学报,精英阶层分化是苏联解体的本质,2011.12.15)。一个国家的领袖不了解自己的 社会,自然是可怕的,后果也是灾难性的。引起这种现象的原因自然很复杂,而在笔者看来,领袖们缺乏一套正确的概念系统,无疑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公共用语的混乱可能与社会控制方式有关。革命集团取得政权以后,对社会实行控制的最方便的手段是军事命令原则。这一原则对公共用语的要求,则是尽量 简化;用语的逻辑要服从指挥命令系统的效率。曾经盛行的“阶级斗争为纲”语言系统,便是一个不讲道理的系统。适应这种用语系统的官方文本,也多由“祈使 句”构成,很少包含解释性语言。占主导地位的语言习惯,自然会诱导全社会不求甚解的语言风尚。近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使社会实体发生极大变化,但公共用语的变 化却相当滞后。这种状况需要改变。改变固然不会一蹴而就,但我们仍需加紧努力。

此文发表于 阳光杂志,119期

  评论这张
 
阅读(183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