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国英的博客

解放农民的故事没有讲完

 
 
 

日志

 
 
关于我

党国英:1957年6月出生。陕西子长人,研究员。高中毕业后到当地农村插队,恢复高考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获哲学士学位,兰州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坚硬的腰带  

2009-05-29 18:28: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此文发表在近期的新闻周刊上。一些网站转发时改了标题。这里是新闻周刊发表前的原文。党国英
 

 

         “勒紧腰带过日子”被用来形容普通中国人的生活状态,其实它也可以用来中国国民经济的运行状态。束缚中国经济的腰带是高储蓄率、低消费率。这是一条坚硬的腰带,坚硬到能要中国经济的命。

腰带勒得过紧,要么会勒死人,要么会绷断腰带。但勒在中国经济肌体上的腰带很坚硬。它像一副手铐,只是勒在了腰上。它有一种自紧的机制,除非有一把钥匙打开它,否则它会要人的命。

三种因素聚合在一起,构成缠绕在中国肌体上的坚硬的腰带。

第一是低工资和长时间劳动。一个广东星级宾馆的理发员每天劳动12 小时,每月休息2天。北京一家著名美发连锁店的理发员也是每天劳动12小时,但每月休息3天。在北京郊区一个加油站工作的女孩子工作24小时(夜间工作可能允许打盹),休息24小时。她们每周的工作时间平均在75小时以上,平均工资每小时约5元人民币或更低。长三角地区的农民工每天超过12小时的情形也不鲜见。这是我自己通过访谈了解到的数据。行业的竞争性越强,工人的劳动时间越长。强竞争领域的白领员工也是疲于奔命,未见得比农民工轻松多少。一端是超时工作,另一端则是大量失业者的存在。不难理解,如果忽略资本对劳动的替代作用,则全国在业职工平均每人每天多劳动2小时,就意味着全国25%的劳动者丧失了工作岗位。这里有一个不良循环:在业者越是“勤劳”,劳动市场的竞争就越是激烈,在业者的工资也就越低,进一步地,在业者的劳动时间也就越长。这是马克思讲过的道理,只是人们假装忘记了。于是,就有了一个宏观经济领域的一种现象:在我们GDP总量中,属于劳动报酬的并由劳动者最终支配的数量大约在9万亿左右(07年),占比约36%;扣除税收,加上其他一些收入,形成的最终消费支出占到GDP总量的35%左右。面对这种局面,国家的宏观经济调控不能不显得笨拙。

过大的对外贸易顺差是构成缠绕在中国肌体上的坚硬的腰带的第二个因素。当中国人勒紧腰带过日子的时候,若有别人发行“外汇”大量进口我们的商品,过一种宽衣解带的潇洒生活,我们可以陶醉在债权人美梦之中。但过量的外汇储备有一种对弱势阶层掠夺的性质。庞大的外汇储备意味着净出口,但对应的货币却发行出去了,于是有了通货膨胀的压力,并迫使央行提高利率,由此产生国民财富的分配向有利于富人的方向倾斜。

以上两种因素结合起来构成了尺度更大的不良循环:国内经济的工资成本越低,出口量越大,进而经济增长的实现越是依赖国外市场;为了保住国外市场,越是要压低国内工资水平,进而压缩了国内市场空间,不得不在更大程度上依赖国外市场。缠绕在中国肌体上的这根腰带就这样越来越坚硬。

还有第三种因素也在束缚着我们:中国存在代际财富连续积累的机制。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富裕群体。如果按0.42的基尼系数做测算基础,中国占总人口比重5%的最富有的群体大约拥有国民收入的30%左右。而我国政府不向个人征收财产税、赠与税和遗产税,于是,这些富裕人家的财富可以实现代际传承,财富积累的动机大大增强了。如果有了这些税种,富人们的经济行为就会有大的变化,他们不得不消散财富,用财富来换取慈善家的名声。有了这些税种,富家子女的行为也会大不相同。现在的情形却不是这样。中国某些一线城市的住房价格和平均住房水平已经和发达国家的城市水平不差上下,而城市中的低收入人群却望房兴叹。财富的集中在加深中国的社会的鸿沟,威胁着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中国就这样在束紧自己的腰带,变成了别国难望项背的高积累率国家。概而言之,中国的积累的根本特点是财富分配向资本(包括国有资本)倾斜,而代价是高强度的劳动和低工资水平。高额外汇储备本应产生通货膨胀压力,引发相应的进口才对,但高利率和低工资消散了这种压力,中国人的肩头扛起来别国的高消费。我们人力资源平和物质资源在支撑着别人的强大。我们该惊醒了。我们该粉碎缠绕在我们肌体上的坚硬的腰带。

         近日,政府有关部门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个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的改革方案。我很期待这个改革方案出台,但从以往的经验,我唯恐改革方案不能抓住要害。仅仅依靠国家财政的转移支付功能来矫正收入分配偏差是不够的,必须从调整劳资关系入手解决问题。但我们已经有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这些法律如果能落实一半,情形也不至于如此。有法不依,有令不行,出台再多的改革方案又能如何?

         有人说要改革工会制度,让工会在劳资关系调整中发挥作用。但我知道美国的工会会员占劳工的比重也不过三分之一左右,大量非工会会员劳动者的权益照样有比较好的保障。工会当然有作用,但它的作用再大也大不过政府。美国经济学家诺斯说,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完成了适应市场经济的意识形态转变。中国本届领导集体才提出“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结束了军政理念,也许这只是意识形态真正转变的开始。但愿我们能在劳资关系的调整中践行新的理念。

 

  评论这张
 
阅读(354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