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国英的博客

解放农民的故事没有讲完

 
 
 

日志

 
 
关于我

党国英:1957年6月出生。陕西子长人,研究员。高中毕业后到当地农村插队,恢复高考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获哲学士学位,兰州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推动农业规模经营要循序渐进  

2009-01-22 08:3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此文应国土资源报邀约而写。这几天应该已经发出。

    去年以来,不少地方推进又掀起新一轮农业规模经营的热潮,我对此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农业生产总归要向规模经营的方向发展,专业农民借此可以实现充分就业,增加收入。目前地方干部认识到这一重要性,做了些工作,使农业规模经营取得了一些成绩,此谓之喜。但我们也看到,一些地方在推进规模经营中没有尊重农民意愿,隐蔽了一些问题,此谓之忧。

    中国农业现代化与世界农业现代化的规律是一样的,不会自辟蹊径搞出别的什么花样。农业生产,特别是大田作物的生产,要遵循土地密集利用的规律,不可能长期搞精耕细作。2亿多户农民耕种18亿亩土地,总归不能让农民致富。政府想要农民精耕细作,农民不会简单听从。即使农民在少数经济作物上会搞精耕细作,那不过使农民赚了个辛苦钱而已,其工资单价不会比城市务工高出多少。所以说,中国农业必然要走世界农业现代化走过的道路,那就是不断利用劳动替代技术,扩大每户农民的经营规模。农民要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忙个不停,才有可能获得比较高收入。

    既然规模经营是逃不过的规律,我们为什么还心存忧虑?因为现在的规模经营发展似乎不是那么自然,不是那么健康。我们看到一些地方在“忽悠”农民,甚至在强制农民搞土地流转实现规模经营。政府干预太厉害。按我的预测,在未来30多年里,只要农民逐步实现户均耕种50亩地就不错了,太快了可能有一些麻烦。局部地方可能快一点,但全国总体上还应有节奏,不能太快。目前一些地方政府的热情似乎过了头,恨不得在几年之内让自己的辖区实现“大农场化”。我的更深的忧虑在下面几个方面。

    第一,规模经营的发展如果不能和我国城市化的步伐相适应,可能在总量上减少农民收入,而不是增加农民收入。不少地方出现的规模经营“大户”往往是城里人,是城市资本在农业领域的投资。他们搞了大农场以后,可能会支付给农民两笔收入,一是地租,二是雇佣农民种地的工资。不少农民的收入看起来增长了。现在的地租比较高,其中一部分是所谓“规模收益”的转化。而我们知道,农业是竞争性行业,利润率平均化过程终归会蚕食高地租,目前这种热头上的高地租不会维持太久。一旦竞争激烈,“大户”不能得到资本的平均收益,就会“逃跑”。这几年,各地已经有了这样的情况发生。至于工资报酬是不是增加,也要仔细考量。按我的调查,土地规模经营以后,平均单位面积所需要的劳动力会大大下降,蔬菜生产会减少一半劳动力,粮食生产减少的更多。这就是说,规模经营会将使大量农民离开,只有少部分农民有工资收入。

    第二,如果规模经营依靠城市资迅速推进,政府对农民的直接补贴工作将遇到麻烦。城市资本到农村去搞规模经营,一般会选择优质土地耕种,通常能获得较高的收益,政府对他们的补贴还要不要?这是需要研究的问题。对农业进行补贴的理由之一是农民经营农业的收入低,特别是他们耕种小块土地的收入很低。当农民把土地转租给“大户”以后,实际上离开了农业生产,给他们直接补贴还有没有道理?从一些地方的实践看,直接补贴是直接发放到农户的,并不论他们还是不是直接农业生产者。在土地流转的讨价还价过程中,补贴的数量将成为流转价格的影响因素,而这个因素有不确定性,这将产生流转合同的不确定性。

    第三,规模经营的发展如果不能和其他条件相配合,还可能减少农产品总量,加剧农产品市场的供求紧张局面。从理论上说,“大户”经营农业会以利润最大化为原则,不会搞精耕细作,不会追求产量最大化,一些劣等地也不会投入耕种。小农则不然,他们可能精耕细作,甚至还会耕种那些不产生级差地租的劣等地。这种情形可能导致农产品总产量的差异。规模经营当然会产生“规模收益”,但这种收益主要可表现为成本的降低,并不是产量的提高。在平原地区,因为搞规模经营会带来土地利用效率的提高,例如地界被取消后会增产粮食,但这种增产很难抵消那些减产因素的影响。上述具体的差异究竟有多大,还需要做深入的实际调查,但从理论上说,这种差异肯定是存在的。美国的一些粮食品种在单产上比中国低,不是因为美国的技术落后,而使经济规律使然。中国的规模经营搞到一定程度,也会和美国一样。如果我们能通过综合整治多出更多的土地,或者国际粮食贸易格局发生有利于我们的变化,我们才不会担心我国粮食单产下降产生的问题。

    第四,我们还担忧少数地方借发展规模经营之名,行圈占土地之实。一些地方把土地集中起来后,借“科技示范”、“设施农业”、“观光农业”的等名目,在土地上搞了许多永久性的设施,为土地用途的转移埋下了伏笔。还有少数地方大量圈占农民的土地以后,干脆不认真耕种,就在等待时机转移土地用途,试图获取更大的非农利益。

    我看搞规模经营要守住三条底线。第一是必须尊重农民意愿。政府还是要耐住性子,不要太着急,尤其不要给农民施加压力让他们转出耕地。第二是不能让农民丢失土地承包权。不论什么样的耕地流转方式,都不应造成农民丧失土地承包权的风险,尤其不能大范围地把农民的耕地整村整村地永久流转到“大户”手里。即使农民进入城市,也不应要求农民把土地承包权交回集体,为此,有关的法律要作出修正。第三是不能冲击18亿亩耕地这个“红线”,这个道理已经讲过许多,不必要再重复说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业的成长基本上靠“放权”实现的,要找出什么好事情是政府“管”出来的,还真不容易。过去30年里,政府过度干预农民的生产经营行为常常没有什么好处。在规模经营这个问题上,地方政府也应力戒过度干预。在实际工作中,有几户农民想自己种地,不愿意流转土地,即使影响了土地连片集中耕作,我看也要耐心对待,不必给农民施加压力。政府如果真想推动规模经营,还不如想办法扩大城市经济规模,增加城市就业机会,用经济办法的把农民吸引到城市,并让他们有能力在城市住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