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党国英的博客

解放农民的故事没有讲完

 
 
 

日志

 
 
关于我

党国英:1957年6月出生。陕西子长人,研究员。高中毕业后到当地农村插队,恢复高考后进入陕西师范大学,获哲学士学位,兰州大学获经济学硕士学位,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这几年在网上被批评或被骂的情形  

2006-12-31 12:0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年在网上被批评或被骂的情形

这年最后一天了。

想回忆一下这几年在网络上被批评或被骂的事情,也许有点意思。这几年承蒙一些本来不认识的年轻朋友热心支持,在报纸上有了几个不定期的专栏,后来就发展出了一些网站上的专栏,还有博客。有的编辑曾经告诉过进入页面做编辑的办法,后来忘记了,再联系编辑就不容易了,也就任编辑零零碎碎贴上一些发表过的东西。编辑们都忙,他们不会把我的东西按次序全部贴上去的,这很能理解。有的网站有我的简历,也比较陈旧了。但就是这些东西,遭受批评,甚至遭受辱骂。

下面陈述几件记忆深的事件。

第一件。在前几年股票市场低迷的时候,我在证券时报的专栏中写了一篇文章,大意是要散户股民不要买“新贵族”的股票,也最好不要买所谓“科技股”。多买一些“老贵族”的股票,市盈率低的大盘股,理由简单,因为这类股票风险小,以银行定期存款等值收益做心理底线,不要受超级大户的忽悠,就不会亏钱。否则,超级大户通过几个波浪,就会将散户打翻在地。那个文章遭骂了,骂得很难听。前不久,又想想在报纸上讲讲这个问题,最后还是决定不讲了。你一番好意,招来骂声,犯得着么?

第二件。去年应南方都市报的编辑的要求,写了一篇关于“小岗村有点迷糊”的文章,也招骂了,骂得也不好听。我的大意是,一些村庄“富裕”起来,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搞承包制,而是其他一些原因。所以,我主张安徽小岗村不要学河南的南街村。具体就不说了。农村发展还是要深化土地产权改革,赋予农民更有保障的土地权利。前几日,有位记者朋友去了南街,回来告诉我,那里的情况不象人们想得那么好。经营不顺,百姓也不是太满意。依我之见,南街要尽快转变体制,不然大麻烦在后头。对于南街领导本人,依照目前的信息,我还是相当钦佩的,他的一些做法我不赞成,但他有毅力,有人格魅力,是超人一类,如果他能与时俱进,尽快调整治村方略,会更有价值。

第三件。关于大众关心政治的争论。我在新京报的专栏文章中讲了一个意思,主要是说大众过度关心国家政治不是一件正常的或“好”的事情。但这个文章并不是说大众有什么过错,如果他们关心政治,一定是因为政治对他们有很大影响。这个说法引起尖锐批评。我注意到一些批评也有道理,但短小的文章很难讨论清楚问题,如果有时间充分展开讨论,也许我和批评者能取得共识。

第四件。关于儒家文化的意义。我写过相当一些关于儒家文化的评论。这方面,我赞成朱学勤、秦晖等学者的观点。今天早上,央视又播放与此有关的节目,还有一位北师大的女教授出场,说她的书卖了60多万册。其实,对孔子我是很佩服的,他也是一位有人格魅力的人。孔子和亚里士多德有相似之处,他们的著述都不仅有实证分析的内容,也有价值判断。但后来的历史选择,欧洲人取了亚里士多德的实证分析精神,中国后来的学者取了孔子的价值判断或规范分析的思想。这自然是有原因的。后来的历史演变当然有他们的影响,但不要夸大学者的作用。各种学者在不同社会都有,选择了谁,是现实的力量,但好像是学者的力量,这就是人们容易犯迷糊的地方。说实话,如果把孔子的东西和一本标准的美国社会心理学放在一起,我看对治理国家的作用是后者更重要。有人甚至说一句论语治天下,我决不赞成。但在民众教化中有人借助孔子的一些话做宣传,我看未尝不可,只是对国家治理,还是要讲法制,要基于人性“恶”的判断。就这些意思,有的人出言不逊骂人了。呵呵,就像虔诚的教徒捍卫红衣主教一样。批评者可能是年龄比较大的先生。年龄大的人不能冒风险了,会更喜欢孔子,因为孔子讲秩序,讲和谐秩序。

最后我想再谈天关于“学者”的话题。一个学者也免不了说错话,我的其他一些观点也有被批评的。山东的张乐生就是批评了我,我们才成为好朋友。他是一位基层的民政干部,真有见识。批评者都像他一样就好了。判断学者的成绩或水平,要看他的理性程度。但大众看学者的标准常常是两个,一个是“辛苦”,一个是“稀罕”。例如,用“脚”做学问,就可能比用脑子做学问的更受推崇。钻故纸堆的学者,就比场面上的学者更受尊重。现在推崇儒家的的学者,是稀罕的,于是就受了推崇。在我看来,这也是另一种浅薄。身在美国,自然要把中国学问做看家本领,要多批评美国,多赞誉中国历史人物。但有少数例外,如文贯中;研究历史,要有抖书袋的工夫,抖那些大书袋,但也有不多的例外,如朱学勤、秦晖等。我佩服这些人。还有方舟子,我也佩服。我有心向他们学习。

再最后,我疑惑究竟为什么要开博客?为了挣钱?为了出名?为了交流。人生一世,在宇宙的年龄中,是倏忽一瞬,出名有何意义?写博客,付出多于收获,经济上是负效用。而交流只有在有共同背景下才有意义。所以,我怀疑博客的意义。我不敢谈奉献的意义,因为你必须高明一些才有资格讲奉献,难道写博客的人都以为自己高明?是为了娱乐?不小心就招骂,何乐有之?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